浮云无限1200字以上
浮云无限
年级:五年级字数:1200字以上体裁:叙事

经过二楼右手第一间,她径直走过去,有些赌气似的一直走到离它最远的尽头那一间随手推开门。

幽柔的灯光下,这房间`太奇怪了,整个房间纤尘不染,宽大而舒服的床放在最醒目的位置,好像整个房间就只是为了放这一张床,这么大的房间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甚至连张沙发都没有,愈发显得空旷孤寂。她慢慢走进去,除了床最显眼的就是床对面那台SONY最新款的电视机和音响,还有从地上开始整齐列着的各种CD唱片,四周的墙壁都是纯粹的白色,通往露天阳台的玻璃落地窗紧紧关着,仿如深海的幽蓝色窗帘静静垂着,整个屋子到处都透着沉静淡雅,还有说不出来的忧郁,与客厅的明丽豪华格格不入。

杉菜好奇地细细打量着,她的目光停在落地窗前,精致的琴架上静静地放着小提琴,旁边的曲谱半开着翻在一页,难道这是——花泽类的房间。

她怔住了,不禁失笑,当然是花泽类,从走进来的那一瞬就能感觉到那种独属于类的空灵飘渺啊,况且——他的房间还是没有沙发!和道明寺的房间相比,类的房间简直素淡的过分,这么空旷他都不寂寞吗?哦,他一天要睡十五个小时以上,沉睡的类就不用想寂不寂寞了吧?杉菜在心里叹息,走到CD架前,全是古典音乐,于是随手拣了一张听。

站在落地窗前凝望着夜空,悠扬而优美悦耳的曲子,好熟悉的曲子,忽然,在阶梯教室的那一幕从眼前闪过,甚至类沉浸在乐曲时的眼神都如此清晰`同样的曲子,为什么类的琴声会那么感伤落寞?杉菜眉尖微蹙,拉开玻璃门想到外面吹吹风,冬季的寒流袭进屋内,风隔着半掩的门吹散了杉菜的长发,也吹落了翻开的曲谱,一页页落在深蓝色的地毯上,杉菜忙关上窗,捡拾落了一地的曲谱,正懊恼着不知页码。

她的眼光无意滑过身后的一页,停顿一下拣了起来,那不是曲谱,好像是一张人物速写——清澈而明亮的眼眸,唇边那朵淡淡却由衷的微笑,丝质柔软的头发被微风吹的拂过前额,半倚着树垂首静静拉着小提琴,人和琴完美和谐之至,宛若谪落凡尘的星子`这幅,居然是花泽类的画像呢!

杉菜惊讶极了。虽然她不懂技法,可是也看出来,尽管只是简约的笔调却已将画中人淡淡而不为外人道的喜悦勾画出来,从不曾看过类这样的微笑,这样的表情,是他完全沉浸在乐曲中没有一丝忧伤的温柔表情。不自觉地看向落款处,娟秀的一行小字“天使之韵 于类练琴时游戏之作。”尔后的署名却是洒脱而刚柔并济的草书偌大一个“静”。

原来,这是静学姐画笔下的类,静学姐居然画得一手好画呢!杉菜又为自己的惊讶失笑了,当然啊,她是藤堂静啊,才华洋溢而完美的藤堂静啊!从潦草的日期看,是几年前的旧作吧,难怪那时的类看起来依然有些稚气。杉菜几乎可以想像出这样的图画:风和日丽的天气里,类在树下静静地拉着琴,静学姐在他身旁微笑聆听,随意地拿起画笔含笑凝视着类的面容,轻轻地勾勒着,悠扬婉转的琴声中他们甚至不需要交谈,清新的和风,灿烂的阳光,碧绿的草地,宛如梦境一般的完美`

杉菜凝视着画中类的微笑,心莫名地疼起来,类,原来从不曾忘记过静学姐,他只是把静学姐珍藏在别人无从得知的最深处,就像珍藏着这幅画一般——藏在除了他自己谁也不会翻看的曲谱里。杉菜觉得自己的心揪紧了,三年了,类还是不幸福吗?耳边萦绕着类的琴声,整个房间都藏满了类的心伤,她无意间闯了进来——就像闯进天台的那个下午,于是就再也无法剔除那份牵挂,再也无法收回凝注在他身上的视线,忽然间她有些害怕,害怕自己那过份的在意,脑中闪过一丝不安的预感,赶忙甩开这些念头,整理好曲谱。

环视着整个房间,难掩心中的悸动和感伤,她知道在她走进这房间后,有种心痛已经陷落在这个房间里,陷落在那张不是曲谱的“曲谱”里了,她轻轻关了音响,轻轻退出来,轻轻地合上房门`

下一篇:绿茶之恋

相关推荐

正在阅读:浮云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