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掌对准太阳1200字以上
把手掌对准太阳
年级:初一字数:1200字以上体裁:抒情散文

“你的工作比较杂乱,比如他们在工作的时候你要时刻为他们拿好设计师分好的衣服,还有带好他们的日常用品,他们不喜欢用外面的东西,还有要带上他们的日常用衣,收工后他们比较喜欢穿便装,去练习室的时候晚上要买夜宵之类的事情”今心简单的介绍着,麟儿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助理嘛,分明就是私人保姆,不过看在一万块的份上忍了,麟儿点着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今心眯着眼笑了起来,伸出右手道:“希望你们能和平共处”麟儿听着混身一颤,也伸出右手握了上去,无奈的点了点,想起早上的一幕。

“好了,你去母楼二十八楼叫他们起床吧,这是他们的日程安排表,如果我不在你也要时刻提醒他们下个日程”今心将一本记事本扔给了麟儿,麟儿拿着本子边翻边走,看着里面的日程,头就开始痛了,9:00电台专访、10:30拍电视剧、14:20某电台拍摄综艺节目、16:40校服CF、18:00某产品代言访问、20:30回公司录制新专辑的歌曲、22:00去练习室排舞、1:30拍摄另外一个电台的综艺节目、3:00平面杂志封面拍摄,6:00回宿舍,麟儿看后,眉都皱得展不开了,这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还让人活不?‘叮’二十八楼到了,麟儿拿出今心给她的钥匙扭门进去了。

“哇,好干净呀,想不到三个男生这么爱干净”麟儿感概的看着大大的客厅,中型吧台,酒柜内放满了琳琅满目的酒,钢琴放在靠近阳台的墙旁,小提琴横放在茶几旁边,好像昨天有人用过,白色的真皮沙发看着就能感觉特别舒服,地毯软棉棉的,麟儿发现门口并没有拖鞋,麟儿只能把鞋脱在门口往里走着,西式风格的房型和家具将客厅衬托的和皇宫贵族的住处一样,飘逸的窗帘被风带起,看来阳台的落地窗并没关好,墙壁上一副他们三人的写真照,竟然还有他们的签名,麟儿差点没晕过去,看来三个人都挺自恋的。

‘哗啦啦’水声传来,麟儿猜想一定是有人起来了,在洗刷呢,看来不用叫了,麟儿打着赤脚坐在沙发上,享受的躺在上面,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样舒服,‘哗啦’推拉门打开的声音,匀谦走了出来,见一女的就这么横躺在沙发内,愤怒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没有得到别人的允许,怎么可以乱动别人家的东西?”麟儿见又是早上找茬的家伙,火就不打一处来,扁了扁嘴道:“第一,我是有钥匙进来的,第二,我不叫喂,我叫周麟,第三,我并没有碰你们家的任何东西,坐一下沙发而已不用打个报告申请吧?”麟儿趾高气扬的说着,匀谦脸色大变,确被麟儿顶得说不出话来。

雷欧和闵竣也被吵闹声吵醒,睡眼迷离的走了出来,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闵竣见是麟儿高兴道:“原来是你呀,看来你正式被聘用了,来叫我们起床的是吧?”麟儿点点头,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冲匀谦吐了吐舌头跳下沙发,拍了拍闵竣道:“你们快点吧,9点要去电台做专访呢”闵竣和雷欧立刻进入自己的房间洗刷去了,原来每个人房里都有一个卫生间,还有公用的洗手间,匀谦不多看麟儿一眼,走进一间特殊房间,白色的门上还贴着一块牌子‘闲人免进’麟儿实在好奇就躲在一旁偷瞄了起来。

麟儿眼睛都看直了,这房间很大,分了很多的大柜子,匀谦打开一个大柜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大堆的衣服,随手拿起一件在门内换了起来,又打开另外一个大柜子里面全是叠好了的裤子,柜子的上面放满了各式帽子,这简直就是中小型服装店嘛,匀谦换好衣服后,又走到另外一间房内,简直是眼睛都花了,一排排名贵的手表,还有戒指,手链,项链,围巾,各式包类,又是三个大柜子,匀谦打开最里面一个,二米多高的鞋柜里面整齐的放着几百双鞋,麟儿死劲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丢脸的发出惊叹声,匀谦余光瞟到后,笑了笑,心里暗忖“原来是个土气到家的人”。

他们三个就这么换衣服也用了半个小时,出来时个个帅气无比,只是还没有做头发和化妆,麟儿真是无聊到不行,刚刚匀谦让她拿了一堆东西,还有吃的,就差连板凳都没放进包内了,麟儿喘着粗气,全身挂满了各式大包,背的垮的整个一个包袱在走路,闵竣好笑的看着麟儿,雷欧也觉得这个助理挺有意思的,只是好像和匀谦不太对盘,一见面就吵架,“走吧,去电台做专访不用化妆和做发型这样已经可以了”匀谦先走出大门按好了电梯,雷欧和闵竣也跟了出去,只剩下麟儿吃力的跨了出来,连关门的手都没了,全被包袱埋了,闵竣好笑的帮麟儿关上门后,拿了一个还算好看的包包背着。

“呼”麟儿舒了口气,将所有的包包都放在车后座上,闵竣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麟儿就想笑,雷欧似乎也很喜欢逗麟儿,刚刚麟儿掉了个包的时候,弯不下腰捡的那个滑稽样让他笑得喘不过气来,可匀谦确冷冰冰的,但还是帮麟儿捡了起来,虽然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但看得出匀谦并不是真的讨厌麟儿,可能匀谦对麟儿有些误会吧,“麟儿,要不要看我新练的魔术?”雷欧拿出一副扑克牌在开动的车内玩了起来。

麟儿见好像挺好玩的,就往前移了几个位子坐在雷欧身旁点了点头,“你先选张你想要拿的牌记在心中,然后洗牌”麟儿接过牌后,看了一眼确定后,洗好又给了雷欧,雷欧将扑克打开,轻松的选出了那张麟儿想的牌,问麟儿是不是这张,麟儿点了点头,一直称神奇,要雷欧教她,雷欧笑了笑,打了个响指,对着扑克吹了口气后,扑克不翼而飞,手中出现一朵粉色玫瑰,麟儿两眼放光,真是太神奇了,雷欧本来已经很帅了,加上这招看来没有女人会不被他迷住了。

麟儿坐在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忙里忙外的,而他们三个就坐在广播电台内侃侃而谈与DJ相互配合,气氛很好的样子,麟儿看着玻璃窗内的三人,帅气自信有才能,不愧是大众偶像,想着想着就打起了瞌睡,“喂,匀谦让你送些饮料进去”一个工作人员踢了踢还在和周公约会的麟儿,麟儿哦了一声后,冒冒失失的向着贩卖机冲去,三人看向麟儿背影都笑了起来,“饮料来了”麟儿推门而入,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麟儿愣在当场,匀谦脸色不好的瞪着麟儿,“各位听众朋友们,聊了这么多,大家应该更加喜爱我们的L。Y。M吧,连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他们的粉丝呢,见他们聊了这么久都忍不住拿饮料来慰问了,呵呵”DJ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化解了这场尴尬。

“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这是直播吗?你刚刚说的话全部播出去了”匀谦冷漠的盯着麟儿,麟儿低着头没有作声,她第一次做助理怎么会知道是不是直播嘛,“好了,算了吧,她第一次做助理难免会犯错的”闵竣请求道,“是呀,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赶下一个通告吧,我们还要去拍电视剧呢”雷欧拿起麟儿的日程表看了看后,拍了拍麟儿的肩膀,拉着闵竣和匀谦出了电台,车内很安静,他们三个都拿着台词背了起来,而麟儿又是端茶又是递水的,只是希望匀谦不要生气了。

“拍戏好玩吗?是不是和电视里面的一样有个严厉又火暴的导演?”麟儿一脸兴奋的回忆着电影里的情节,匀谦还是不理采麟儿,闵竣很认真的在记着台词,雷欧从台词本里抬起头来,温柔一笑道:“不会呀,炎导人品好,长得帅,又年轻,可是最年轻的知名导演呢,他导过的戏都很红的”说完雷欧又埋头看着台本,麟儿猜想着这个所谓炎导的样子,导演再年轻也有三十多岁吧。

下车后,麟儿拖着一大堆的东西跟在他们后面,而化妆师也在为他们上妆做发型,麟儿无聊的拿出小板凳坐在拍摄现场的河边看着鱼儿游来游去,耳钉突然发出强眼的蓝光,麟儿一惊,大白天也有鬼胆敢出现,将包包丢了一地后,向着鬼气靠近,麟儿愣在原地,看着那半透明的灵体附在一台摄影机上,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男子长得清秀帅气,儒雅的气质从骨子里透出来,麟儿怕鬼伤了这男人,冲上前将摄影机扑倒,女鬼一惊躲入男人背后的包内。

男子将麟儿扶了起来后,仔细的检查着摄影机,“你疯了是不是,干嘛把拍摄的摄像机扑倒?你是哪来的野丫头,拍摄现场怎么还有闲人”另外一个男子冷言冷语的叫骂道,指着另外一个女子发火,“副导,我已经将不相干的人都清了出去,我不知道她是谁”女子委屈道,三人闻声而来,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不停的给男子赔礼,那个副导挥了挥手一脸不爽的走开了,三人同时看像抱着摄影机的男子道:“炎导,真是对不起,新来的助理不懂事,还请见谅,仪器的损失,公司会理赔的“匀谦诚意的道着歉,麟儿心里一阵难受,不知道为什么见他们三人为了她受委屈就特委屈又难受。

“匀谦,摄影机没事,你们不要太在意了,快去准备上戏吧”男人彬彬有礼的笑着,而麟儿确愣愣的盯着炎导看,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他的双眼泛红似乎有段时间没睡好了,还有他的手指似乎受了伤,印堂的红雾迷漫,这男人不简单,不知和那只女鬼有什么关系,雷欧见麟儿半天没反应还死死的盯着人家看,赶紧和闵竣架着她走了,匀谦见麟儿盯着人家炎导死看气不到一处来,怒道:“你没事就喜欢闯祸是不是?你知道那部摄影机要一千万吗?要坏了你准备怎么赔?”麟儿听到一千万,精神马上来了,大叫道:“不是吧?一千万?那我不是要工作到死了?”闵竣和雷欧配合的点了点头。

他们三个拍戏时,麟儿从身旁的工作人员口中打听到,这个炎导叫炎明,是导演界最知名最有钱家世最好,而且最受女生和片商喜爱的,最让人吃惊的是他只有二十八岁,身世一流确没有女朋友,使得他也进入了钻石王老五的行列,也是女生们的头号追击对象,匀谦拍戏空档,见麟儿这么热忠的打听着炎明的消息,不屑道:“原来也只不过是个想攀龙附凤的低俗女”,雷欧和闵竣听后也没有反驳匀谦只是好奇怎么麟儿对见了一面的炎明如此上心,如果说想攀龙附凤的话他们三个好像比炎明更胜一筹吧,可麟儿好像对他们一点兴趣也没有呢。

下一篇:一件有趣的事

把手掌对准太阳的同名作文

相关推荐

正在阅读:把手掌对准太阳